本報特約評論員鐵永功
  在瞞報被確認後,當地有關部門公開信息遲緩,拒不回應公眾關切,仍是“瞞報思維”在作怪。這種瞞和騙的思維,不僅是造成礦難的重要原因,更是吸噬政府公信力的黑洞。
  黑龍江鶴崗市一煤礦7月5日發生的礦難,經群眾舉報和媒體挖掘終被確認。但在瞞報被認定30多個小時後,鶴崗市有關部門仍未公佈涉事礦井的具體位置、礦主姓名、事故發生原因及性質等信息,連遇難礦工的名單都一直秘而不宣。當地政府部門既不向媒體發佈信息,也沒有工作人員接受採訪或介紹情況。
  這起經調查造成7死1重傷的嚴重安全生產事故,在信息傳播高度發達的今天,竟被瞞報了半個月,已足夠令人驚詫。要成功瞞報這起事故,需要瞞住當地政府和監管部門,還要安撫住8名死傷者的親屬,需要很高的“協調能力”和“瞞騙手法”,才能讓7條生命的逝去悄無聲息。他們是如何做到的?
  僅是礦主利欲熏心、膽大包天嗎?從當地政府和個別官員的反應看,恐怕並沒有這麼簡單。這起被瞞報的礦難,之所以引起公眾廣泛關註,是因為當地一位副市長為維護“肖像權”的沖冠一怒。作為主管安全生產的地方領導,不去認真核查事故情況,為安全漏洞和事故瞞報而拍案,為何反倒對記者正常的採訪如此敏感?再聯繫到當地相關部門信息發佈的遲緩、對媒體採訪的拖延,這與事故最初被瞞報是否有什麼關聯?
  關於煤礦安全生產,我們已經有比較完備的法規和管理制度,這都是用生命的代價換來的,理應得到嚴格遵守。鶴崗是傳統產煤城市,煤礦管理應該十分成熟,監管力量也相對比較充足。發生嚴重的安全生產和瞞報事故,監管部門是“一無所知”還是“知情不報”?無論哪種情況,當地政府尤其是監管部門都難辭其咎。
  對於事故發生後的上報程序,我國也有嚴格規定。而一些地方“先瞞下再說”的想法,甚至比事故本身更可怕。在這種視生命如草芥的思維主導下,有制度不落實,有規定不遵守,可能也正是事故發生的深層原因。更令人後怕的是,要不是群眾鍥而不捨地舉報和記者頂著壓力緊追不放,瞞報差一點就得逞了。
  礦難瞞報,從根本上說是信息控制和管理不透明的問題。在瞞報被確認後,當地有關部門公開信息遲緩,拒不回應公眾關切,仍是“瞞報思維”在作怪。如此遮遮掩掩,人們不禁會問,作為安全生產的監督守護者,當地政府和監管部門到底站在哪一邊?如此曲意維護,這家煤礦和礦主究竟是什麼背景?這種瞞和騙的思維,不僅是造成礦難的重要原因,更是吸噬政府公信力的黑洞。  (原標題:拒曬礦難信息仍是瞞報思維作怪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裝潢公司

cq06cqpgz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