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州市首批公租房迎來市民踩點,一套三室一廳的使用面積僅39.4平方米,最小一間不到4平方米,遭到一些市民吐槽:“只能擺下一張床。”就此,廣州市住房保障辦的工作人員回應稱,此設計滿足了一家三代同住需求。(1月28日《京華時報》)
  “能做飯不能洗碗”、“擺得下床擺不了櫃”、“房間面積太小了,感覺很沒尊嚴”……一些前來踩點廣州市首批公租房的市民留下了這樣的吐槽。其實對於類似“沒尊嚴”的牢騷,也的確情有可原,試問誰不想住在大房子裡面,如果是複式樓或者是別墅,那敢情更好。
  當然,這些都是屬於願景的範圍。然而公租房卻不具備以上屬性,它只是面對著城市中那些中低收入住房困難家庭,也包括剛入職的新職工。屬於政府托底,來滿足相關群體最基本居住的惠民工程。如果沒有明白這點,就開始感嘆“沒尊嚴”,這的確有點矯情。
  而早些年,就有茅於軾這樣的經濟學家甚至都呼籲“廉租房不應該設置廁所”,當時引起了不少人的口誅筆伐。其實茅老的這番言論,細細想來也的確有些道理。廉租房本來就是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的出發點,但是如果監管落空,就會存在著權利尋租以及利益套現的可能性。如果再不把底線劃得徹底些,不把定位明確些,那廉租房就很可能成了經濟適用房的那個範疇。
  而現在廉租房和公租房在很多地方都已經並軌運行,成為公共租賃房。而對於這些公租房,都無一例外地保持著建築面積的底線。大多數公租房的建築面積都在四十平米左右。而廣州這首批公租房的使用面積就已經快接近四十平米,按理來說是相當不錯的。
  公租房都是政府每年投入大量財政資金來運行的惠民工程,基本上都是裝修完畢、設施齊全,符合條件的居住者只要自帶傢具家電,就可以入住。然而公租房由於其特殊的出發點,是不可能做的太舒適,因為它不是讓這一家子居住一輩子。如果這一家人通過自己的努力,其經濟實力有顯著提高,完全通過自己的支付來完成對於更舒適的大房子的追求,那也就意味著公租房的使命完成。相反,如果公租房做得跟商品房一樣,首先是政府根本承擔不起這個成本,另外也違反了市場經濟的最根本原理。
  發出“沒尊嚴”的牢騷,或許是因為自身信息不對稱造成的,對公租房的定位與性質不夠瞭解。這也要求政府在提供公租房服務的同時,也能把相關內容一併傳達到位。另外,公租房不能變相地成為居住者的“父傳子,子傳孫”的財產,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反覆說的“監管”。否則的話,該發牢騷的就是那些沒有入住公租房的納稅人了。
  文/謝偉鋒  (原標題:尊嚴和公租房面積大小有何關係?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裝潢公司

cq06cqpgz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